就只是一个小号罢了

准备偷摸的当个肉文写手。

【獒龙】迷城里

北京时间,某年8月1日晚上23点整。
出租车上的电台整点报时,北京城最繁华的地段在这个点依旧堵的飞起和以往的没太大区别,二环内的路上京片子唰唰飞起辱骂着北京一如既往的破烂交通,只是对于本故事的主人公马龙来说那天拥挤的交通与某些小路边的摊贩都让他记忆犹新,从那天起就连他听不太懂的京片子都灵动起来。
四九城里三教九流,上面中央下面流氓,马龙一个东北小伙在这地方正格外努力适应着,连他那不标准的普通话一起适应着。
但是问他适应什么他又回答不出来,本身他就不善言辞。
他终生难忘的那天晚上是在一个地下音乐pub,被同学拉着过去,才走到外围就被红男绿女的烟味呛成了红眼病,台上几个时不时男人嗷嗷几嗓使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撞上了一起来的同学,男生哈哈笑了两声便搭着他的肩膀让他放松,今天好不容易大一放假班里同学合计浪一下,于是有几个爱热闹的便说要来这里找找乐子。
说实话马龙在来的路上幻想过这种地方是什么样,可是他想过的最乌烟瘴气的样子也比这里要好那么一点,凶神恶煞的男人,妖孽造作的女人,放荡形骸的烟雾让他觉得有点晕眩,他可是个乖孩子,从小除了揪隔壁二丫小辫子以外没干过啥坏事,纯的一逼。
他走到吧台左瞅右望的惹了酒保不住的扫了几眼,号子里专属小平头还有几个青春痘的白嫩脸庞,特别是那一身安踏运动装,一看就知道是个奶孩子与这里气氛格格不入。
马龙准备就这样在这坐一会然后寻个理由提前走的时候忽然大厅灯光暗了下来,尖叫的声音却越加鼎沸,每一声都仿佛狼嚎,跟求偶似的,马龙蹙了眉头捂上了他的耳朵。
他果然不适合这种地方,他情愿窝在宿舍看一天的漫威也不想跑来这受罪。
只是马龙颅内晕眩之时闪光灯忽然亮起来闪烁着暗色的暧昧,伴随一阵激烈的鼓点人群躁动起来,舞台的光晕定到舞台上噼里啪啦的闪瞎了马龙那圆亮的大眼。
他听到旁边人说,这是一个地下摇滚乐团,团叫科学实验,马龙听到之后撇了下嘴心下想到四个字,哗众取宠。
只是这时的他眼里有个人一直在叫嚣,那是一个在乐团的最后面赤裸半身的男人,藏在半隐的灯光后面肌肉的纹理都闪着傲慢,马龙视力很好他看的见灯下男人从脖颈处滑落的汗水,能顺着鼓棒跳跃到那胳膊上展翅的雄鹰。
主唱声音很好听,穿着黑色的T恤衣服下摆银色链条晃动的及其有节奏感,人看起来很man声音却带着骚气,喘息之间马龙身边的人就有几个要当众发情了。
…马龙忽然想起来自己老家骂人八辈祖宗的隔壁村那个女人,她如果在估计这里人都要被她用八荣八耻挨个说一遍,最后加句臭不要脸。
想至此马龙笑了出声惹得周围人看奇葩似的看了他两眼,马龙倒也不介意,只是他觉得那个鼓手好像有些莫名的熟悉。
几曲终了舞台上的灯光又变成了万人的大舞台,马龙觉得刚才台下观众的热烈和以前偷跑去看周杰伦演唱会上的气氛一样,就是人少了点。
他还在发愣的时候旁边主唱居然出现了,比在台上的时候多了个眼镜,他盯着瞅了两眼主唱也盯着瞅他两眼,之后主唱就过来了顺带揪了后面穿了衣服的鼓手。
鼓手嗤了声说“一看就是个孩子,要不要上杯牛奶啊。”
马龙暼了眼懒得搭理倒是让主唱乐呵了,一个穿着奇葩运动服的娃跑进来听重金属想想都觉着好玩。
“多大啦”
“关你屁事。”
这下,鼓手倒是笑起来了。
“来来来,上瓶啤的把牛奶撤了”







ps 鬼知道还有没有下段。

评论(4)

热度(35)